針對學者說台大醫學系的學生上課遲到吃東西等等的惡性,

其實...哪個學校沒有這樣的狀況??

所以其實我也不會很訝異,

工作的人才會發現當學生是何其的幸福,

那些總總習性的學生出了社會才會面臨到現實的壓迫,

讀書的時候當然很多人都得過且過,

等到了社會上,誰給你得過且過??

都希望自己的員工領一塊錢做的不是只有一塊的事情,

所以社會才是巨大的淘汰賽!

當然不乏很多中庸之道的人僥倖的混過了...

準備要回頭讀護理二技了...

其實對護理這個區塊還是有些畏懼,

畢竟...人命是何其重的...

畢竟...人言是何其可謂...

一年的時間走了非本科的路...

最近會想著蔡醫師曾經在我想離職的時候告訴護理長的話"這傢伙要走要通過我的簽呈"

這算是對一個護理經驗不足的菜鳥護士一個肯定嗎??

離開前我也曾經像小孩子一般問他為什麼要留下我??(我想是我想要知道我的存在意義吧...)

他也很老實的回答"我們缺一個耐操的人"

雖然我還是為了一些因素走了...

不過...蔡醫師自始自終都是我非常尊敬的一個內科主任!!

如果現在我還是留在那個ICU會是怎樣??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圓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