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空洞的一天...

雖然兩邊跑暫時讓我不會想...

只是...心裡砸了一個大大的洞...

邊忙邊做邊想著如果是師傅這時候會怎麼做...

才發現平常都只顧著忙平壽~

所以...用模糊的片斷拼湊師傅的作法...

晚上師傅出現在店裡...

我就緊張的不得了...

連手上的生魚片都滑掉了...

連眼神都不敢跟他對焦...

雖然有小小聲的叫了聲師傅~

不過師傅應該沒聽到吧...

收班時...我想著平常師傅的作法...

把事情做完...不過沒有很流暢...

店長問我會不會覺得很幹!?

我聽成了會不會很彆扭(台語)

我就回答了說會!後來才知道他是說幹...

馬上告訴他說我聽錯了~

握壽司還有生魚片還是不理想...

如果那個"傳說中的師傅"看到一定會說~

這是什麼鬼?豬看到了連看都不會看!還吃哩!?

下了班跑去買耳環順便跟大姐聊天~

我告訴他我都清楚師傅兇是對我好...

只是瞬間真的沒有辦法轉換我的心情...

也知道他其實公私分明~

萬一沒有公私分明我就會不知道如何自處...

就是沒辦法去轉換...

大姊告訴我過幾天就會好了...

我笑了笑...不知該說什麼...也不知道了...

回到房間...就是覺得胸口悶悶的...

ㄧ個東西梗在喉間...

我不想吵架...

眼淚想掉也掉不出來...

店長話中的話我聽的出來...

只是...我也不知道怎麼把這個缺口補好...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圓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